前浪苍劲后浪有力——关于“印二代、印三代”接班者们的系列采访

时间: 2023-12-24 16:37:44 |   作者: 计量齿轮泵

  谈及家族企业,那就离不开对“传承”的探讨;谈及中国企业精神,则离不开对“创新”的深思。——前言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印刷包装行业涌现出了很多非公有制企业,他们为产业的发展付出了艰辛的努力,担当着中流砥柱的重要角色,几十年来乘风破浪、砥砺前行,谱写了许多可歌可泣的发展故事。

  作为中国经济的重要主体,家族企业占据企业总量的一半,GDP贡献超过60%。中国的家族企业涌现于上世纪90年代,很多一代企业家都到了必须“交棒”的时候。

  在印刷包装行业,在如今迈向高水平发展的时代,一批批企业家“后浪”亦在继承父辈企业和精神财富的基础上,陆续登上企业管理的舞台,为印刷包装制造业智能化、数字化赋能,以锐意进取的姿态与敢做敢拚的精神,展开了一场场“闯出新天地”的接力赛。

  中国的制造业也正面临转型的挑战,靠低附加值的产品打价格战、抢占市场的时期一去不复返。贸易冲突、经济提高速度减缓、国际局势动荡和疫情的影响更给非公有制企业的经营添加了诸多变数。这一些因素都大幅度的提升了“印二代们”接班的难度。

  本次,我们采访了天岑华威、浙江正润、浙江中科、淄博鹏宇祥、台州友晟等企业,他们中有留学归国的印二代,也有国内印刷专业院校毕业的印三代,有刚入职不久的见习生,也有已经工作卓有成效的管理者,我们在倾听他们故事的同时,亦感慨颇多。

  麦肯锡的一组统计数据足以说明传承的风险:全球家族企业的平均寿命只有24年,仅有约30%的家族公司能够传到第二代,能够传到第三代者不足总量的13%。只有5%的家族企业在三代以后还能够继续为股东创造价值。但,下面这家印包制造企业却顺利过渡到了第三代。

  覆膜世家——天岑华威成立于上个世纪90年代,从最初的淋膜机到预涂膜再到热刀覆膜,产品历经多次迭代,仅热刀覆膜就已发展到了十几代产品,如今年销售额近3亿。

  2008年,蒋元雷从父辈手上接过企业大旗,出任上海天岑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一职,并主持开发和推广热刀覆膜机。与大多数“印二代”不同的是,蒋元雷自小就利用假期在工厂生产一线学习,从技术到售后再到销售,他都干过,从此也坚定了公司发展的方向和战略。天岑华威热刀覆膜机一经推出,立刻将企业的品牌带入了一个新的高度。

  2021年,蒋元雷的大儿子蒋钧从北京印刷学院毕业,郑重进入家族企业。作为一名“印三代”,他本可以再一次进行选择进入公司管理层,但他却直接去了生产一线。这两年,他从一名普通的技术人员干起,先后历任车间组长、采购主管、财务专员等,目前的职务是技术工程师,工作繁重但韧劲十足。他说一定要凭着自己的努力,去赢得大家的尊重。

  “因为我从小就是在厂里长大的,这里就是我的家。不论是对天岑华威这个品牌,还是印刷包装这个行业,我都是注入了很多的感情在里面的。未来,天岑华威只有将品牌做强,才能继续引领中国覆膜机市场。这也就要求我们一定要在工艺及技术、品质及服务上要做得更好,才能拥有更强的市场竞争力,以品质塑造品牌、以服务完善品牌。在企业内部管理上,我非常赞同我父亲讲过的一句话,能者上才能将企业做大、做强。” 蒋钧坦言。

  从与蒋钧的对话中,我们大家可以强烈感受到他对天岑华威浓浓的热情,这也许是留在血液里的一份责任与情怀。

  所以,家族企业要能经久不衰,必须拥有某些核心的价值,例如在接班人的选培上,不是“用人唯亲”,而是“用人唯贤”。

  据了解,如今天岑华威已经制定了一套完整的规章制度,不仅是项目建设需要董事会集体表决,而且以往很多没人管的小事现在开始走流程回报。正如蒋钧所言,智能化、信息化是未来的发展的新趋势,企业也惟有赶上这个潮流,才能顺应时代的发展,并取得长久的竞争力和生命力。

  山东淄博鹏宇祥包装印务成立于2001年,是一家以口罩盒、手套盒等医药包装产品为特色,同时服务于当地服装、陶瓷等特色产业的包装印刷企业。

  2001-2007年,鹏宇祥的主营业务方向是外贸出口,产品订单多为咖啡杯、纸杯之类的彩盒彩箱。2008年金融危机暴发后,鹏宇祥看准了时机,立即调转方向改做医用包装,一直做到现在年产值近1.5亿元,鹏宇祥可谓是名副其实的市场“幸运儿”!

  作为一名有情怀的“印二代”,侯金宇一接手公司便意识到,企业如果要获得更大的突破,就必须对现有设备及生产线进行更新换代。唯有减少对人工的依赖,投资自动化、智能化的设备才能赢得未来更多发展机会。

  作为新的接班人,侯金宇面临的不仅是疫情带来的业务结构重组,还有企业内部设备与管理的升级换代,以适应新形势下行业发展的需求。

  2020年11月起,鹏宇祥连续投资了两台高端8+1UV胶印机和7+1普通/UV两用印刷机。2021年年底,鹏宇祥又添购1台博斯特富龙III全自动糊盒机,将整条生产线的智能化升级全部完成。接下来,鹏宇祥还有计划添购2台博斯特设备。目前鹏宇祥的智能生产线已覆盖CTP制版、工业机器人、全自动印刷机、博斯特高速糊盒机、智能仓储装备、智能检测等十多个领域。

  如今,鹏宇祥还在进行智能管理软件方面的研发。“我们依据自己情况,量身定制了一套对自己最合适的ERP系统,以更好地帮企业完成数字化管理升级。”侯金宇补充道。

  侯金宇坦言鹏宇祥的企业文化就是“品质取胜、用心服务”。而这样的文化,不单单是为了打造百年品牌,更多的是一种立身立业之本,以及扎实经营的心态。

  或许,任何环境下,只要有企业精神存在,就能引导其不断精益求精,走在前景光明的发展轨道上。

  浙江正润机械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是国内最早开启包装设备事业的品牌,专门干天地盖制盒设备和封面机设备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

  近年来,浙江正润被评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国家知识产权优势企业、省级企业研发中心、温州市文明单位、平阳县新时代文明实践企业文化示范基地,是一家成长力很明显的印机制造企业。

  今年,浙江正润创始人蔡希富的儿子蔡泽浩,也是被工厂员工看着长大的印二代。

  据蔡希富讲述,他早从高一开始便一个人在上海读国际班,为出国做准备了,凭借其优秀的商业思维,读书的时候便开始创业,16岁的他月收入能盈利四五万,但因为蔡希富认为他现在赚的都是小钱,担心因为把心思都投入到赚钱里没心思读书于是制止了他。紧接着便去到了英国,在英国学联担任着副主席的职位 ,每当学校有假期,好学的他就会去工厂里做学徒,了解一台设备每一个组装工艺及流程。今年他刚从英国留学毕业回来,便即刻进入了公司开始着手管理和营销的工作。原本打算继续读研深造的他之所以做这个决定,是有着更长远的思虑和考量。

  在蔡泽浩看来:“我其实很早就在厂里实习了,你们也知道我的父亲是技术出生 他在技术这方面能称的上是专家了 ,但在市场营销和企业规划方面还是很一般的,而我接下来要做的是如何在我父亲已经搭建好的一个平台上更做的更大更强,将各项工作的流程管理得更规范、更标准。而只有更深入、更全面地了解公司的文化和产品,才能更好地做好一个公司和品牌的运营管理。”

  “蔡泽浩从小就比较独立,长大后社交能力也很好,商业嗅觉和别的方面都还不错,也许是因为他很少与同龄人接触的原因吧。目前的主要工作是行政管理和外贸,希望能结合他所学的专业,从管理模式和经营理念上为公司带来全新的改变,做到与时俱进。”蔡希富讲述道。

  年轻的蔡泽浩,的确也为公司的管理注入了不少“新鲜”的事物。例如在销售团队的经营销售的方式上,他就对如何在抖音等新的平台上推广出谋划策,并拍摄和尝试了多种产品及情景呈现方式,收到了不少粉丝的关注和流量加持。也对公司的战略设计、商业模式、运营监控等都进行了改良。

  最后他还说了一句让我记忆深刻的话“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不要妄想用勤奋的体力去逃避脑力上的懒惰”这句话让我在回去的路上思索了许久,也让我对蔡泽浩有了一个全新的理解和认识。

  中科包装机械始创于2002年,现座落于平阳县万全镇,中科科技园区占地面积达十万平方米,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化的专业生产“全自动天地盖纸盒成型设备”的企业。

  同时,中科也是“纸质天地盒纸盒成型设备”行业标准起草单位,成立以来公司产品更新迭代,持续创新,在“全自动天地盖柔性制造设备”细致划分领域连续多年市场占有率位居前茅,国家工信部第四批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拥有省级企业研究院、是国家知识产权优势企业,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等多项荣誉称号。产品获“国家重点新产品项目”、“省级重点领域首台(套)装备”,“温州名牌产品”等荣誉并获得多项科学技术进步奖。

  余新瑾作为一名“企二代”,入行算得上是比较久的了,已经入职公司8年多时间,他主要负责公司国、内外市场运营及推广管理工作。

  “刚进入公司的时候,是很有压力的,因为新、老想法总有一些冲突,当企业出现一些新的管理方式或者经营销售的方式时,新一辈和老一辈之间总是会有一些想法不一样,这中间其实是有过程的,都需要一些时间去消化和接收。但是有压力才有动力,所以这么多年我们也是在渐变中去成长和改变。”余新瑾讲述道。

  企二代普遍年轻,这是属于他们的色彩,同时也肩负着比同龄人更多的责任与期待,种种新思维与传统印机制造企业如何磨合,是既有挑战、又充满了个性特色的成长实践。

  也许每个企业的个性不一样、成功的方式也都不一样,但属于年轻一代接班人的历程却是一样的必修课。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台州友晟压光覆膜厂(以下简称台州友晟)从家庭式小作坊开始起步,筚路蓝缕历尽艰苦,快速的提升变化着的浙江台州路桥见证了其30余载的春华秋实。

  如今的台州友晟,已成长为当地有一定影响力的覆膜加工公司,拥有规格齐全的覆膜设备(热刀、预涂膜等),可提供全方位的覆膜生产与服务。

  他,潘峰,典型的“印二代”。2012年,潘峰从上海回到路桥,真正开始接手覆膜厂的工作,开始沿着父辈的奋斗足迹,走上台州友晟的技术创新之路。

  “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为了能让父母更轻松些,同时能把自己对品牌发展、管理的理解及理论应用于实际当中。”潘峰沉思道,“我父母当年是白手起家创业的,创业初期事事亲力亲为,不光生产要管,质检要管,产品生产、销售也都要管,就连员工的食宿都要亲自操心。所以在我刚进入友晟时,父亲就一再要求我不能眼高手低,要一步一个脚印。

  潘峰大学学的并不是印刷专业,而是工商管理专业。在接手友晟覆膜厂之后,对于如何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他和他父亲的想法出奇的一致:必须要引进先进的技术和设备。

  “我父亲那一辈是肯吃苦的,在他创办友晟之前,也做过别的行业,曾全国各地跑业务,自从创办这个厂之后就始终没跳出过这个行业了,最开始起家只有2台机器,都是油胶机,那时是真正的家庭式小作坊,工厂就是自己家的房子,一步步发展到如今,我们从始至终都是选择的天岑华威的覆膜机,一是质量有保证,第二是品牌影响力,售后服务也非常及时。”

  对于行业未来的发展,潘峰还是持乐观的态度。此前,潘峰和一个朋友投资的数码工厂店慢慢的开始运营了,正如潘峰所说——我会坚守父辈的产业,但时代在一直在变化,友晟也要不断在探索中前行......

  这群在全球化和互联网环境中成长起来的80、90后,有比父辈更优秀的视野、知识体系和价值观。他们绝不是垮掉的“坑爹族”。他们更乐于平衡工作与生活,懂得享受人生。同时,他们遭遇的质疑和挑战也是父辈没有的,甚至是父辈无法体会到的。

  欧洲与东南亚的许多家族企业历经多代接班,已有较成熟的机制,中国家族企业则无太多经验可循,多靠摸着石头过河。如果传承不力,父辈辛辛苦苦打拼的基业就可能付之东流。二代接班,已成为不可忽视的公众议题。

  一般来说,家族对企业的去向总共有四种:一是企业内部传承,拒绝外来人员,这种模式很难破局;二是专业化的经营,家族仅仅有所有权;三是企业上市,公司让渡部分所有权,但拥有较强的影响力,企业也能得到更广阔的发展;四是出售离场,在财富层面上家族继续传承,但是会转行做其他投资。

  印刷包装行业的家族公司发展障碍主要在于企业后续内部治理问题以及发展过程中的代际传承问题等,总的来看即为家族企业传承和变革问题。

  如何顺利过度,每个企业的做法都不太一样,例如天岑华威就属于典型的企业内部传承,浙江大源机械则倾向于专业化的经营模式,炜冈股份则选择了上市……

  普遍来看,“印二代、印三代”的知识面更丰富,创新观念更强,有冲劲,这都是他们的优势,但是作为企业家,他们要培养起什么样的“气质”,这需要每个企业依据自己的特点去深思和探索。

  我们在采访过程中也发现,对于接班者的培养,老一辈的创始人也开始有所转变,有些企业领导者直言不讳逼迫自己的孩子来接班,以后公司的管理全部依靠职业经理人;但大部分的企业还是有意识地在培养自己的孩子往企业的业务靠拢,在他们看来亲情可以将财富维系得更久,企业也会发展得更长久。

  在培养接班者的方式中,有些企业会选择送孩子出国历练,尽可能让他们拥有全球的思维和目光之后再回来接管企业;有企业直接将孩子送入北京印刷学院、上海出版高等专科学院等国内专业院校深造的;也有企业直接让孩子从基层干起,一步一步提拔上来的……

  另一方面,对于接班者自身而言,也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心态。例如,有十分喜爱印刷包装行业,并下定决心做出成绩的接班者;也有创业失败、被逼无奈不得不回来继承家业的;还有的是直接拒绝的心态,单纯的不钟爱这一个行业……

  一代管理者和二代、三代接班人可能由于成长环境、思考方式等不同,因此导致接班过程中产生分歧。毕竟,随着经济的持续不断的发展,当今社会已然不是企业创业当年的环境,企业今天的发展可能性更加丰富。

  另一方面,二代在优渥的经济支持中,大多都有海外金融类、经营管理、印刷专业等教育经历,所以管理理念难免遇到分歧。所以,传承不仅是企业的传承,更涉及到思维的传承和对企业精神及文化的传承。

  如何让公司进行现代化的转型,如何让企业用一套更加科学合理的管理方式来进行管理,实际上这是很多企业在接班的时候面临的最大的问题。二代在接班家族企业后,首先要面临的问题便是如何将理论所学运用至真枪实弹的商业领域内,如有失败也再正常不过。

  在走访中,我们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莫过于“带三年,帮三年,看三年”,很多企业都将接班人的培养期定于9年及以上,这样的中长期策略也是为了确认和保证二代接班后企业得以稳妥发展。

  对任何一个家族企业来说,无论是传给直系亲属,还是传给职业经理人,除了接班者一定要具有的德才兼备之外,内在精神力和领导力也必不可少。

  其中,内在精神力大多数表现在对项目、目标的坚韧不拔、不达目的不放弃的精神所在,并有着强烈的荣誉感和使命感;领导力则体现在其个人性格魅力至上,拥有团队管理意识并善于带兵打仗。

  但是,从“接班者”到一个“成功的企业家”,这中间的过程更漫长,不仅有传承、更有创新,所以接班人要一直地自我提升。

  这对于每个企业来说并没有最优的固定模式,只有在探索中不断寻找才是正解。很多接班者可能要等十几年。

  所以,在接班人经受历练、建立企业现代管理制度等方面,协会可以引导非公有制企业未雨绸缪地做好传承工作,用“百年企业靠文化”的理念,引导非公有制企业在加强企业文化建设的同时,强化企业文化的传承。

  同时,从提升素质、创新意识和承担相应的责任的角度,加强对民营企业主第一代、第二代的教育与培训工作非常重要。

  综上所述,外部经济环境的变化固然是影响接班者选择的因子,从二代的接班后企业战略调整来看,数字化成为了他们的共同抓手。

  是继续深化家族产业,还是拓展海外市场,抑或者是再创业......时代在赋予挑战的同时,也抛出了更多的商机。

  但在数字世界已经十分拥挤、处处都是红海的今天,“印二代、印三代”们怎么来面对竞争、在存量市场中寻找到新的机会,可能是所有家族企业都必须直面的问题。

上一篇:产业链是如何形成的——第三代核电“国和一号”的自主创新之路

下一篇:泽尼特泵业

联系方式:

热线电话: 400-112-7888
电话: 0576-84010599
传真: 0576-84010992
邮箱:zcd@zc-mould.com

© 2019 华体育会登录网,华体会体育登录-华体育网页版官方入口